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> 栈地址 >

乐栈公寓暴雷之后是乐伽公寓倒闭跑路 城市的边缘人在等待黎明

归档日期:08-1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栈地址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2018年年底,苏州乐栈公寓暴雷,一边拖欠房东租金,一边赶走租客,让租客露宿街头,尽管已经陷入如此的窘境,租客在外流浪,还要还上每个月的房贷。

  租客当初与“乐栈公寓”签协议时,根据业务员的建议,办了“租房贷”,银行一次性把钱付给了“乐栈公寓”。

  现在乐栈公寓暴雷,平台倒闭了,卷钱跑了,房东没有收到钱,要求租客搬走,租客即便是搬走了,交的钱却拿不回来了,可欠银行的“租房贷”却是一分不少,还得按期还上...

  那些背着贷款租着公寓的年轻人,那些刚刚走出校门涉世未深的毕业生,在深夜里,成为了城市的边缘人。

  2019年3月8日,记者暗访杭州蛋壳公寓,发现3月7日装修完的公寓已上架出租。

  3月11日,销售人员对外称该房间已通风两三个月,并且直接向卧底记者坦言:“这种现象很普遍,公司这么大,赔一个死人的钱还是赔得起的”。

  原本房东和房客之间,可以直接签订租房协议,但是因为房源信息多,租客需求多样,因此租房市场里催生出了“中介”这么一个产物。

  到了今天,传统的中介方式悄然发生了变化,年轻人注重个人隐私,合租人员身份复杂,大家更喜欢独住,老旧的小区,青年人觉得脏乱差,多种诱因之下,“单身青年公寓”这种产物出现了。

  房屋租赁管理公司,统一从房东那里收集房源,然后加以装修,装饰成酒店宾馆的样式,最终统一挂牌租售。

  2018年8月31日,《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,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》文章刷屏。

  随后回京,在301医院检查,发现血小板减少;接着,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,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;7月13日,病情恶化,去世。

  2018年9月1日上午,自如老总左晖回应声称,“所有的批评我们都会收下,所有的责任我们都会承担。”

  2019年3月8日,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,其中,链家、自如实际控制人左晖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被列入了“老赖”黑名单。

  今天的自如公寓、链家房产,依旧红红火火的遍地开花,只是不知道那位逝去的阿里p7员工,有没有得到赔偿,更没有人知道,下一个公寓甲醛超标的问题,这一颗雷,会炸在哪一个租客的头上...

  比起房租上涨,更可怕的是拿“命”在租房;比起无良商家,更心寒的是监管缺失。

  跻身在公寓房的年轻人,徘徊在城市的边缘人,没有得到商人的尊重,也没有得到法律的保护。

 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因房东未如期收到乐伽公寓该交的租金,多名租客遭到驱赶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乐伽公寓业务遍布南京、苏州、成都、西安、杭州等地,有10万多所房源。

  租客的钱给了公寓,公寓再给房东,钱,从租客到房东的手上这一过程中,经过了“公寓”这一个环节。

  我也一直不明白,买房的话,钱会放在银行托管,租房的话,钱为什么就不能有第三方托管。

  如果公寓暴雷这种现象如此的频繁发生,那么最后租房是不是就变得跟买那些p2p公司的理财产品一样了?

  既然“青年公寓”已经成为了一个行业,那么相关的法律条文,是不是也应该有一套规定,来切实保障租客的合法权益?

  维权本身就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,如果“权益”之后的事,太难做到,那么“权益”之前的事,是不是至少可以做一点?

  “南京乐伽公寓事件爆发三天了,zf没有给我们这些受害者任何说法,和稀泥的态度,失望至极。

  此时此刻,我带着我女儿走在高架桥上,万家灯火,一片通明,小孩子兴奋的说妈妈,灯光好美啊。我看着雀跃的孩子,一阵心酸,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,孩子啊,这个世界远没有你想象的美好。

  我们一直教导你,要做一个善良,诚实,守信的人,可是社会回报给善良的人什么了?我们奉公守法,积极爱国,可是当我们被欺诈诓骗,当我们的权益需要被保障时,我们信任的各个执法单位、部门却弃我们于不顾,推诿,拖延,压制,任凭我们被驱赶…

  人民有信仰,民族有希望,国家有力量。当人民的利益被任意践踏,请问我们的信仰,在哪里?”

  台风来袭,临海全市被淹;公寓暴雷,租客被驱赶没有地方住,连租金也拿不回来。

  在一片谴责和非议声中,希望职能部门的相关人员,能够为这一群城市的边缘人,送来一束光亮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apawoodbury.com/zhandizhi/460.html